我忍耐着!

 

阿强终于完事了,却还像张狗皮膏药一样赖在我身上不肯下去。

 

“一会儿凯威来,也会像我这样趴在你身上不爱下去吗?”阿强抬起一张黑廋的脸,嘿嘿淫笑着问我。

 

一阵厌恶袭来,我用力将浑身瘫软的阿强从自己身上推下,披上浴巾冲进浴室,疯狂洗刷着身上的耻辱。

 

阿强懒懒的起身挤进浴室;“快点先让我洗洗,一会儿凯威该来了。”

 

我不理阿强。

 

阿强满不在乎,潦潦草草洗了洗关键部位,黑廋的身影便消失在浴室门口。

 

“呦,凯威来了啊!今天好早啊?!曼丽一直在等你呢,你们忙!我出去溜达溜达。”客厅里传来阿强和凯威打招呼的声音。

 

每次凯威来,阿强都会表现出极其热情的态度。然后消失在公寓里,给我和凯威留出私会的空间。

 

凯威一直以为阿强是个热情本分的好人。

 

只有我了解阿强阴暗、变态的心理。

 

门开了,凯威站在门口。

 

看着浑身湿漉漉的我,凯威感动万分:“曼丽,你一直在等我吗?”

 

凯威喃喃着,冲过来狂吻我。

 

不知怎么弄的,我身上的浴巾一下滑落到脚下……。

 

 

2

 

 我来美国已经一年多了。

 

凯威是我的男朋友,学习软件应用的他大学毕业非要到美国闯荡。

 

凯威是高材生,毫不费力的找到接收他的高校,一边继续攻读研究生,一边在软件开发公司做兼职工作。

 

我就惨了,医科大学毕业的我成绩平平。很难申请去美国工作,家中也没有实力让我在美国读研。

 

可是爱凯威爱得发疯的我,生怕和凯威分开两地,生怕凯威独自一人在美国这个花花世界再爱上其他女人。

 

于是我绞尽脑汁,想尽办法要跟来美国。

 

终于,我和凯威找到一家地下中介。

 

中介说去美国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假婚姻来完成。他们会在美国找一位有美国绿卡的单身男士,并为了钱肯和我办结婚手续的那种人。

 

那么从我申请到通过case拿到绿卡,是20个月。我就可以获得2年条件绿卡,然后再申请永久绿卡……

 

当然,条件是这两年不许离婚,不然将前功尽弃,会被取消申请绿卡资格。

 

我听说要假结婚,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倒是凯威听了特别兴奋,说这个办法好啊!我早就听说这是个获得绿卡最快的捷径。是假结婚么,你怕什么?!满两年后就办离婚手续,然后我们再结婚。不然光靠我在美国工作拿绿卡,不知道要等到哪年哪月!

 

获得美国绿卡!就获得了在美国的永久居住权。持有美国绿卡可以享受美国各种各样的福利和待遇,实在是太让人向往了!

 

于是我和凯威交了一笔价值不菲的中介费。中介公司给我介绍的结婚对象就是阿强——一个40多岁拥有美国永久绿卡的中国男人。

 

假结婚远没有我和凯威想象的那么简单轻松,中介公司告诉我们近年来移民局查的很严。为了怕被查出是假结婚,我和阿强每个礼拜都要通上两到三次电话。每次电话最好要在20分钟以上。

 

凯威的签证很快下来了,送凯威上了飞往美国的飞机后,接下来便是我漫长的等待。

 

在和凯威保持通讯联系的同时,我还要定期与阿强保持通讯联络。

 

好在阿强也是中国人,我们交流起来并不困难。

 

我得知阿强是潮州人,从小随父母去美国生活。早就获得了美国的永久绿卡,因为不擅交流至今还是一个人生活。用假结婚来挣钱这还是第一次……

 

从不断的电话交流中,我和阿强渐渐熟悉起来。阿强告诉我美国那边移民局查的也很严,在我和他的两年婚期里必须住在一起,因为移民局随时会进行抽查,看我们是否真的住在一起,是否是假婚姻。

 

阿强还告诉我在美国如果被发现用假婚姻来骗绿卡是要坐牢的……。

 

3

 

 

阿强在美国的住处与凯威工作的地方不在同一个州内。

 

两个州的距离大约有100多公里,开车也要一两个小时。

 

为了不被民政局怀疑,我到美国的飞机直接飞到了阿强所在的印第安纳州。

 

阿强热情的去机场接机,凯威因为公司有事走不开,跟我约定第二天晚上下班后到阿强的住处来看我。

 

见到本人,才发现阿强是个又黑又瘦的矮个子中年男人。不禁感叹视频聊天里的美颜技术真是了不得。

 

阿强的住处很简陋,在美国应该算是贫民一族的。不过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卧室,有客厅,有带洗浴条件的卫生间,也就不错了。

 

跟阿强约好,以后我们各付一半房钱。我住卧室,阿强住客厅。

 

我带着对未来美好的幻想与憧憬来到美国,没想到从到美国的第一晚,就是我耻辱人生的开始。

 

阿强在我到美国的第一个晚上,便在深夜我熟睡之际强行奸污了我。

 

我在哭过骂过打过之后选择了隐忍,我们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虽然美国也有婚内强奸一说,但很显然,我的假婚骗绿卡的行为马上就会暴露。等待我的将是坐牢和被驱逐出境。

 

我不敢也没有勇气告诉凯威,我爱凯威,我怕失去他。

 

可每当想到阿强那张猥琐的脸,我便感到一阵阵恶心。我想出各种办法躲避阿强的侮辱,却每次都会被阿强得逞,毕竟一个女人和一个男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又是法律上的合法夫妻。即便想尽一切办法来躲避,却还是逃不过阿强那猥琐淫秽的魔掌。

 

好在凯威每次来访时,阿强都会表现的很礼貌得体,简单的寒暄几句就躲出门外,给我和凯威留出空间约会。所以凯威一直也没有察觉到阿强的猥琐人品。

 

在我到美国的两个月后,我终于找到了在一家医院做护士的工作。对于我一个医科大学的毕业生来说,只找到一个护士工作好像有些委屈,不过这是在美国啊,我一个刚毕业没有任何经验的大学生,也只能找到这样一份工作了。

 

我本以为这种屈辱的日子只会伴随我两年,两年期满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与阿强离婚。过上我和凯威真正的幸福生活。

 

可是,我想错了!

 

4

 

 

眼看着两年的期限一天天临近,阿强在床上变得越来越无赖、越来越变态了。

 

而且每次阿强都会掐准了凯威要来与我约会的时间,先强行疯狂的蹂躏我一番。

 

最让我忍无可忍的是在最后几次中,阿强居然强行拽下避孕套,将避孕套甩在一边气喘吁吁的说:“我他妈才不带这玩意呢!”

 

我大惊失色,尖叫着疯狂反抗。

 

“凯威跟你玩时带不带?凭什么他不带要我带?”阿强趴在我身上按住我的双手,让我无从反抗,露出一口黄牙邪淫淫的笑着问我,把他的脏东西留在我的身体里。

 

有几次几乎是凯威敲响门的同时,阿强才从我身上心满意足的下去。

 

看着阿强带着胜利的表情、邪恶的笑容与凯威打招呼,我心里难过的要死,没有勇气抬头看凯威一眼!

 

我躲在浴室里不敢出来,拼命洗刷着身上的耻辱。

 

就在两年期限马上要到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居然怀孕了!

 

我欲哭无泪,我不知道这孩子是谁的!是阿强的?是凯威的?我不知道。

 

在美国,生下孩子。对我来说有太大的利益。

 

然而这孩子也带给我太多的屈辱!

 

我决不能生下这个孩子!

 

打掉这个孩子,对于做医护工作的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难的是,这孩子的存在被阿强知道了。

 

我的同事们不知道我和阿强的尴尬关系,见到阿强便兴高采烈的恭喜阿强要当爸爸了!

 

阿强听到这消息兴奋异常。

 

他坚决不许我打掉这个孩子,说这孩子一定是他的。即便不是他的,他也要这孩子!他威胁我要告诉凯威这一切,他要我生下孩子,忘了凯威跟他好好在美国过日子。

 

我让他死了这条心,即便鱼死网破。即便凯威知道这一切不要我,即便我拿不到绿卡被赶回中国,也不可能跟他过一辈子!

 

阿强听后在我面前消失了几天。

 

当阿强再次出现时,他拿出一沓照片放在我眼前,说这是凯威新交往的女人。你看看吧,是个地地道道的美国妞,你看人家两个多恩爱!他们是一个单位的同事,已经同居有一段时间了。凯威当初等着跟你结婚,就像你跟我结婚一样,只不过是为了一张绿卡而已,现在看来,凯威好像没有跟你结婚的必要了,你还是清醒点吧!别在想着什么凯威了!

 

“你胡说!”我尖叫着,疯狂的抓过照片撕扯着。

 

如果凯威变心了,我来美国还有什么意义?我这两年来所受的屈辱还有什么意义?!

 

5

 

 

凯威坐在我面前,看着眼前一堆被我撕扯得邹邹巴巴的照片愧疚的低着头。

 

什么都不用说了,看到凯威的表情我一切都明白了。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和那个女人是真心的吗?还是只是玩玩而已”我哭着问凯威。

 

“曼丽。”凯威的声音有些沙哑:“你也知道,这两年来,我们聚少离多……”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从我在美国上班的第一天,我和Amelia就认识了,然后、然后日久生情……”凯威像个犯错误的孩子,低着头不敢直视我。

 

“凯威!凯威!你知道我是怎么熬过这两年的?你知道我忍受了什么?现在马上我就可以和阿强离婚了……”我泪流满面的求着凯威。

 

“对不起,曼丽!Amelia的父亲是我的导师,我研究生毕业后能否留校他会起很大作用。而且Amelia是彻底的美国公民,跟一张绿卡的意义完全不一样你知道吗?!”凯威有些情绪激动的大声呵斥我。

 

甩开我抓住他的手,起身离我而去。

 

我躺在浴缸里,看着红色的血液混合着哗哗流淌的清水渐渐变成各种深浅不同的粉红色。如此绚丽美好……

 

我割腕自杀了!我来美国不是为了什么美国!不是为了什么绿卡!

 

我是为了爱!我是为了凯威而来!失去爱、失去凯威,两年来我所承受的一切都变成了笑话……

 

“曼丽!曼丽!……”

 

遥远的呼唤声逐渐变得清晰。

 

阿强满脸紧张的看着我……

 

看到阿强那张猥琐的脸,想起两年来的屈辱。我抓起身旁刚刚用来自杀的水果刀刺向阿强。

 

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

 

“你疯了!曼丽,曼丽你冷静些!这一切都是凯威让我干的!是凯威给我钱要我把你弄怀孕的!”

 

阿强被我疯狂的歇斯底里吓到了,一边躲闪一边喊道。话有些语无伦次,我却听的非常清楚。

 

所有动作僵硬在半空。

 

“什么?你说什么?”

 

6

 

“小姐!小姐!该您了!”

 

排在后面的人提醒我道。

 

‘哦!’我如梦初醒,赶紧从回忆中回过神来,走向前方的安检处。

 

过了安检口,我回头隔着玻璃墙向送行的阿强挥挥手。

 

阿强勉强挤出一个轻松的笑容,却控制不住的转身偷偷擦去眼泪。

 

看到阿强这副样子,我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毕竟我们曾在同一个屋檐下居住了两年,毕竟我们曾经结婚、离婚,还有过一个共同的孩子。

 

凯威!那个我曾经刻骨铭心爱着的男人,也许曾经因为爱、因为有着美好憧憬而与我共同赴美。

 

可是他没有选择和其他人一样去脚踏实地的奋斗,而是不择手段的在一路选择捷径。

 

以他的高智商,早就察觉到阿强对我的行为。也许他也曾经愤怒过、痛苦过。然而他没有选择终止,没有选择站出来保护我,而是用他的智慧选择了对他最有利益办法。

 

心心念念都想用最快捷方法留在美国的凯威,一直想让我生下一个在美国出生的宝宝,这样我们就要可以成为美国公民的直系亲属……

 

然而两年来我的肚子毫无动静,凯威感觉到应该是他自己出了问题,偷偷去医院查。果然被查出精子没有成活率,以后有孩子的几率几乎是零。

 

于是凯威授意阿强,让我怀孕。

 

在我和阿强的婚姻满两年后,凯威就会与持有绿卡、身怀有孕的我结婚。

 

他不想让我知道这一切,骄傲的他没有勇气面对我说出这种卑鄙下作的安排,他不愿以后在我面前抬不起头。他要让我愧疚,让我在他面前一辈子有负罪感。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就在这时Amelia对他的感情与日俱增,居然提出要与他结婚。

 

于是凯威再一次用他的智慧做了抉择,他选择了Amelia。

 

他要阿强留住我,他把我这个甩不掉的包袱施舍给了阿强。甚至在听说我死也不肯跟阿强过一辈子的时候,把一沓他和Amelia拍的很露骨的照片给了阿强,要阿强交给我看……

 

多么有心机、多么高智商、多么可怕的男人。

 

每次只会用他的智慧来抉择要什么,不要什么,什么对他最有利……

 

阿强说在替我包扎手腕上伤口的那一刻,就知道我不会轻易放过他和凯威了。

 

我手腕上自杀时留下的伤口,一条条、一道道深入骨头,触目惊心,

 

阿强在我面前变得小心翼翼,他陪我去医院打掉了腹中的孩子。

 

陪我去办离婚手续……

 

“还有一个礼拜就满两年了,你真的?……”在签离婚协议的时候阿强还是忍不住小心翼翼的问。

 

看到我视死如归的眼神,阿强转过头去,在离婚协议上签下了名字。

 

 

7

 

飞机缓缓起飞了。

 

看着离我越来越远的美利坚合众国,我知道我此生永远不会在踏上这片国土了。

 

除非、除非有一天东窗事发……我将被押解回来……

 

我的思绪又回到十几天前……

 

在我就职的医院里,化验室发现了一个带有艾滋病毒的血液。那位患者因为身体不适前来就诊,在化验血样时意外发现他患有艾滋病……

 

医护们都窃窃私语,互相提醒要严格注意与这名患者的接触。

 

我在那天晚上利用值班的机会偷偷潜入化验室……

 

我告诉凯威我打掉孩子、离了婚准备回国了,约凯威到阿强家,作为我们告别的最后一次约会。

 

凯威如约而至,我们各怀鬼胎在床上极尽温存。

 

我在凯威的酒水里加了一点点安眠药,只足够让他深睡两个小时而已。

 

在凯威深睡时,我在他身上最不显眼的地方找到一处清晰的血管。将早就准备好的那位艾滋病患者的血液注射了进去,只要一点点就好,一点点就足够了。

 

然后我对阿强如法炮制。

 

“我知道你想杀了我,虽然我不知道你会用什么方式。”面对我反常的温存,阿强说道。

 

“其实,凡是假结婚住在一起的,几乎都假戏真做过。我没想到会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阿强把那把水果刀放在我面前继续说道;“如果你现在要杀我,我是不会反抗的。”

 

我微微一笑,把用过的针管扔在他面前:“我已经用自己的方式报仇了。报警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

 

阿强没有选择报警,他选择了原谅……

 

他把我送上回国的飞机,嘱咐我要好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