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纽约时报登出了一位叫Frida Yu 的观点文章,她怒喊: 如果我没资格留在美国, 谁会有呢?这篇文章发出之后,产生了很多争议,很多人认为她想法设法留在美国的样子真可耻。

不过也有过来人说,申请绿卡和回国都可以算是影响一生的重大决定,思考和顾虑众多,不是简单一句“情怀”、“机遇”就可以概括的。拿绿卡和回国是不矛盾的。

@赵乾

 

拿绿卡是为了遇到某些情况时候多一层有效的保护伞;回国发展是因为觉得中国发展机会更多。所以,这两个选择完全不矛盾。

后者体现了中国经济发展取得的成绩,前者体现了中国现阶段依然存在的问题特别是法制建设方面的问题。

@匿名用户

突破职业的天花板

拿了绿卡,湾区flag,每人第一年工资十来k,股票两百k左右,第一年签字费和搬家费二三十k。每年10%左右的奖金。基本属于湾区平均水准吧,湾区一抓一大把。

但打算过两年内回国。为什么呢?

一方面是为了情怀,一方面是为了野心。

情怀就是对这片土地和亲人的感情。好山好水好无聊,太脏太乱太好吃。这完全是个人选择,不足为外人道,也不涉道德。

野心是想要更进一步。

鸡汤导师李开复说过一段话,大概是这么个意思:

你应该选什么样的道路呢?闭眼想象一个有你的世界和一个没你的世界,你做什么才让它们最不同?那就是你要做的事情。

我一直在想在哪里更可能获得更多资源和实现更大的价值,结论常常是中国。

有答案说,在中国更需要street smart,在美国更需要book smart。

在中国,你的整个职业生涯都需要street smart,没有工作是不需要“关系”的。

但在美国,不需要搞关系就能享受中产阶级的生活。

但下一步呢?

在美国住得越久越知道美国是个嘴炮国家。嘴炮对Upper class来说可是必备技能。

 

你要是个码农,既没有惊世骇俗的技术,又不会bullshit,那你多半就安逸的当一辈子码农了。

那么问题来了,bullshit本领哪家强?A. 美国人, B. 印度人, C. 中国人。

并不是说嘴炮不好,其实我也是个嘴巴选手。只是英文嘴炮确实非我所长。
让我做presentation,打游戏用英语骂人,日常交流,那还是相当流利。
在我们组,我的presentation是不错的,即使比起部分native。但要真跟优秀的native比,那我就是个渣渣。

人家随便在party上和人狂侃,午餐的时候抓个不认识的同事热聊,把没什么内容的工作用英语讲得高大上。我力所不及,也没有在这方面发愤图强的野心。

非要花时间跟别人比他们从生下来就在练习的东西,难道你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变得更好了么?

如果国内的政策资金环境不错,为何不考虑回去呢?至于国内的黑暗面,我也不是没体会过。亲戚多在国内,朋友圈各种正负能量此起彼伏。不过嘛,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匿名用户
裸商在国内赚钱,去国外安家

 

我的老板一家全部移民到枫叶国,其中妻子和孩子已经是那边的正式公民,他拿了枫叶卡,迟早也会是的。

但是他的生意全部在中国,同时在国内有全套的户口,没有注销,也就是说还是理论上的中国公民。同时还通过关系在北京把他们在国外生的几个小孩都搞到了北京户口,当然他们夫妻本来就是。

以他们的能力人脉并不是在国外混不下去,但是想维持好的生活就必须还是在国内赚钱,用他们的话说,国外哪那有那么多高利润的行业给你去捞钱,尤其在国内灰色领域这么多,捞钱这么容易的情况下。

PS:我的老板绝对算是靠自己能力挣到这份身家的,既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官二代,他的发家我一步步看在眼里,他自己和老婆都入党了,但是一旦有机会移民也是毫无犹豫就跑路了。

他们家应该是真正靠着现在中国改革过上富裕生活的样板例子,但是就是这样的人还在不停的劝他的朋友说,在中国有了5000万以上的资产一定要移民,因为太没安全感了。

再说个真实的事,上个月他们全家回北京,结果不到一周又把他的2个孩子送回加拿大。原因很简单,他的2个孩子一到北京就不停的咳嗽气喘,后来和我们说,一回加拿大就好了。北京的或者说中国大城市的空气太差了,加拿大PM2.5几乎都是个位数,北京70-80就算是好天,200-300正常。

@

Eric杨

既然都活的这么艰难,我还是选择回家

 

一百种人有一百种活法,其他人回中国,他们理由我不懂。但作为一个移民美国,最后又定居中国的人,我想说说我的“美国往事”。

在美国生活将近5年后, 2013年春天,我回了中国。 回国后我常常在想,有些人或许就是靠一股傻头傻脑的冲劲在活着吧。很不幸,我就是“这有些”人之一。

在美国独自生活了17年。不像留学,或靠技术移民获得绿卡的精英们, 我只是一个普通移民,没有特长,外形普通,一溜人群里就自动隐身,遇见黑人要绕道走的那种。要家世没家世,要能力没能力, 就连一纸文凭也是载着大专毕业。 就这样,我背着拿不出手的家底,挥别挚爱,只身来到人们口中的美利坚。

没有车,我和母亲,姐姐三人,每周必须推着小车走数千米去一家华人超市买菜。 一次买够一周的量,囤在冰箱。母亲说她喜欢冬天, 因为外头冷, 买了鱼肉即使花一个小时走回家,也不至于坏掉,唯独下雪天叫人讨厌。

我也曾相信,什么时候开始都不算迟。 也曾想过,或许半工半读,自费上学,辛苦个几年便能当个独立摄影师,融入这个社会也只是时间问题。直到有一天,母亲坐在床沿说:“这个月的生活费没了, 咱们买不了菜了。” 后来我收起了相机去打工,然后明白了,有些东西即使在你手里,也未必是你的

固定的合作伙伴, 脱节的作息时间, 一成不变的生活节奏,这样的环境里,人确实会在无限渴望中失去社交的欲望。

但一口不服输的劲头让我坚持下来。从北到南,再自南而北,奔波于纽约,新泽西, 佛州, 宾州之间,经历过各式的餐馆,各样的人,见过各处风光,听过各种人生。从一个服务生,转变成一名合格的餐馆经理。一个月3500美元的收入,尽管还生活在底层,但至少是在底层的上游。于此同时,家里的条件也渐渐好转。或许我继续做下去,以后也能开家小店,母亲也能过上衣食无忧的安稳生活。

生活一直都是操蛋的。如果拿我自己和生活比,哪个比较操蛋,那我一定会选自己。

我觉得我要回国了,自己也做了具体分析,结论并不乐观。要说海归,我没有文凭。要说投资,我没有资产。 人生阅历是挺独特,可那不能当饭吃。五年的社会脱节要补回来啊,谈何容易?自问又不是金子,发不出丁点光芒,走在14亿人群中,我依然是个渺小的我。 要说有多爱这个国家?有时我连家的概念都搞不清楚,更遑论爱国这么宏大的视角。 我只是觉得那儿有个人在等我, 我想回到她身边,过正常人的生活,有一个正常的家,仅此而已。简单,冲动,且自私。

追求绿卡没错,但绿卡能代表什么呢?如果那不是你想要的生活,绿卡只能是枷锁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