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政府對非法移民嚴查之後,又轉而對合法移民下手,全面嚴查審核,對庇護綠卡申請入籍卡得更嚴。華人的庇護綠卡成為川普嚴查的目標!

說錯一句話   綠卡華男入籍被拒

據媒體報導,芝加哥華人諮詢服務處最近遇到一個案例,一名在洛杉磯取得庇護綠卡的華男,在9月初通過了英文考試,但是之後卻接到拒絕入籍的通知,移民局給出的理由是“迫害造假”。

這名入籍被拒的華男姓高,3年前從洛杉磯搬家到芝加哥發展,在滿足入籍條件後開始申請。

高姓男子通過了英文考試,本以為可以順利入籍,誰知卻接到移民局書面拒絕通知。

文件中指出:高軍申請綠卡時自述在中國遭入獄,但入籍面試卻向移民官表示沒有在中國進過監獄,移民局因此認定其資料造假而不允許入籍。

因為入籍面試說錯一句話,華男入籍無望,甚至有可能涉嫌移民欺詐,面臨遣返。

回中國三次  綠卡華男入籍被拒

另一起持政治庇護綠卡申請入籍被拒的華男,已經通過入籍英文考試,不過,根據該名男性說,移民官在面試時,曾被詢問“你拿到庇護綠卡,為何又多次回到母國?”

儘管該名華男試圖解釋,但最後仍被拒入籍。

這名華男錶示,之前看到其他人也經常回國,而且回來的時候沒有遭到海關移民官的刁難,所以覺得沒有問題,誰知道在入籍的時候遭到了阻攔。

 

川普政府確實更嚴

據芝加哥華人諮詢服務處的數據顯示,川普政府對移民的審查越來越嚴,在過去5年,他們平均每年協助送出400份入籍申請,其中大部分為庇護綠卡的入籍申請,只要英文過關,基本上沒有被拒絕入籍的記錄,但“最近半年,庇護綠卡入籍屢屢被拒。”

近來接到許多主要來自越南丶緬甸持庇護綠卡入籍的申請者反應,移民局對他們提出的入籍文件“嚴審”。

據悉,中國丶越南丶緬甸這些地方的庇護綠卡擁有者,有時會更換姓名或出生日期,這些情況在平時都是正常的,沒有特別檢查,但是現在的移民局都要求申請者必須說明清楚為何更改個人資料,對細節抓得越來越嚴。

律師提醒,近期申請入籍的人員務必注意所有資料前後吻合,如果有不吻合的情況需提前將說明情況和證據準備清楚,以免被拒。

“中國留學生禁令”遠非“虛驚一場”

白宮助理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

英國《金融時報》(the Financial Times)10月2日的一則報導稱,白宮顧問斯蒂芬·米勒(Stephen Miller)曾向總統特朗普建議停止向中國公民發放學生簽證。包括美國駐華大使布蘭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內的官員反對這項“過於嚴苛”的建議,而鷹派人物納瓦羅(Peter Navarro)等人仍在推動採取更強硬的立場。最終,考慮到經濟和外交影響,特朗普並沒有採納相關提議。

最終,所謂“中國留學生禁令”並沒有出台,但這件事遠非“虛驚一場”那麼簡單。

事實上,特朗普政府已經在政策上收緊中國學生的簽證。一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今年6月11日起,國務院相關新規生效,美國領事官員可以限制簽證的有效期限,人工智能、航空、高科技製造等領域的部分中國留學生的簽證期限被限定於一年之內。此外,得州理工大學發表公開信,稱目前國會兩黨正共同考慮立法,針對參與中國、俄羅斯和伊朗人才計劃的美國教研人員制定制裁政策;眾議員魯尼(Francis Rooney)提出《組織高等教育間諜及竊盜法》(SHEET Act),在聲明中指責“中國利用美國大學開放的研究與開發環境竊取美國科技”;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也在參議院提出了類似法案,允許聯邦調查局(FBI)把外國人才視為對美國高等教育的威脅。這些都說明,特朗普政府對於中國學生來美、美中人才與學術交流增加限制已經成為一種現實存在的氛圍和趨勢。

這種趨勢給美國帶來的影響還有數字的說明。根據國際教育協會(IIE)向《僑報》記者提供的數據,2016-2017學年,來美留學的中國學生達到35萬以上,比上一年提高6.8%,但這還是10年以來的最低增幅。美國國土安全部今年7月的數據顯示,在美國學習的國際學生中,30%來自中國;排名第二的印度只佔國際學生總人數的19%。而且大約80%的中國學生在大學及以上的教育機構學習。顯然,如果米勒向特朗普建議的“中國留學生禁令”成真,美國高校資金和整個美國經濟都會受到極大損失。國際教育工作者協會(NAFSA)的研究表明,2016-2017學年,每7個國際學生將給美國就業市場帶來3個崗位。

對於中國留學生群體或者潛在的中國來美學生而言,這樣的趨勢可能會讓他們占美國國際學生群體的比例下降(目前還沒有相關數據),也會使他們畢業後留在美國的比例變小。中國教育部官方數據表明,在美國學習的中國學生,畢業後留在美國的比例自2000年以來呈減少趨勢,尤其是2010年以來,“回中國”的比例超過一半,2017年更是達到了8成左右。這樣的變化,有中國經濟實力增強給留學生帶來吸引力的原因在,但美國對於中國留學生收緊的政策也是一個因素。

限制中國留學生受損的不僅僅是美國經濟,還有美中關係整體。特朗普政府對於中國留學生的嚴格趨勢和如今包括貿易戰在內的美中關係緊張局勢相互影響,形成惡性循環。亞洲問題專家、戰略與國際中心(CSIS)高級研究員格林(Michael Green)對《僑報》記者坦率指出,學術交流是現在美中關係中最有希望的領域; 不管美國還是中國損害它都是愚蠢的。美國政府為美國大學的敏感技術研究感到擔心,可能需要限制在這個狹窄領域內的訪問。美國限制中國學生和學者的簽證,同時美國學者也會更難獲得前往中國的簽證。這樣必然會使美中關係的貿易和安全議題變得更加困難。美中兩國政府都應該努力保持學術交流,甚至擴大這種交流。

確實,我們曾經說過,限制留學生的政策,長遠看對美中兩國都沒有好處。事實上,美國科技的發展與全球發展密不可分,尤其在人才爭奪上,美國如果要保持科技上的領先,離不開對留學人才的吸引,這已經是普遍的共識。

更重要的,成千上萬的留學生,其實是推動美中關係發展的最重要的民間力量。前些年,曾經有一個調查顯示,留學之後,有超過60%的留美學生表示對美國的看法變得更加正面,同時,多數對中國的看法在留美後得到了改善。事實上也是,正是這些懷著對美中兩國有美好感情的年輕人,成為推動美中關係向前發展的中堅力量,他們構建著美中關係的未來。要排斥或限制這股力量,付出的代價可想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