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袭击佛罗里达州的飓风摧毁了一位巴勒斯坦合法移民的洗车行,住房也严重受损,但他和多数邻居都不敢申请联邦灾难援助,还回绝了中小企业管理局可为洗车行重建提供的低息贷款,因为这位移民表示,他的庇护申请已进入最后阶段,即将拿到绿卡。

这位移民说,川普政府的新政策说,领取福利的移民可被视为“公共负担”(public charge),将影响到绿卡申请,因此他不敢接受任何援助和贷款。

 

国土安全部长克莉丝汀·尼尔森说,修改“公共负担”的规定是必要的,可保证移民不会滥用美国的福利制度。政府估计,“公共负担”的政策修改后,每年有38万移民的绿卡申请将受到影响,但可为纳税人节省23亿元。

 

数百万移民对川普政府的新政策感到困惑,因为不知道灾难援助算不算是政府福利,因此不敢申请。

 

要求移民自立的“公共负担”概念早在殖民地时期便已存在,最新的定义是克林顿时期的立法,指“主要依靠政府援助的人”,包括领取联邦的现金和家庭援助、州和地方政府的现金援助,以及医疗费用长期依靠政府。

 

如今川普政府试图重新定义“公共负担”,粮食券、住房和租金补贴、联邦医疗计画(Medicare)的处方药计画,和医疗补助计画(Medicaid)等非现金福利都包括在内。

 

新政策还赋予移民官员更大的权力,可判断哪些移民会成为公共负担,年龄、健康、教育、工作技能、收入和家庭状况都可成为考虑的因素。

 

移民维权组织认为,受影响的移民人数被大大低估,影响最大的是最需帮助的新移民群体。移民政策研究所(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对2017年取得绿卡的94万名移民的分析显示,根据川普政府的新政策,65万人的申请将因存在一个负面因素而被拒,40万人至少有两个负面因素,只有39%的人能通过“公共负担”的新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