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到两条新闻,给我带来不小的冲击。 

第一条新闻是,一名华裔女性在纽约乘坐地铁时,莫名被站在一旁的白人女子用雨伞攻击,言语辱骂“F** Chinese ”。

 

 

第二条新闻是,美国黑人歌手Lil Pump在最近发布的新歌中,拿华人的长相调侃。

 

在这首歌的MV中,Lil Pump唱道:“他们都叫我姚明,因为我眼睛小”,还伴以扯眼睛的动作。

 

 

这个扯眼睛的动作所蕴含的种族歧视意味不言而喻,和人们骂黑人“Ni**er”有着类似的性质。不仅如此,Lil Pump的歌词还直接用到“Ching Chong”这样赤裸裸的歧视词汇。

 

事实上,华裔被辱骂、歧视、污名化的新闻,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看到,也几乎快要产生一种“见怪不怪”的免疫能力。但当真切地听闻身边的华裔二代朋友、华人留学生倾诉自己在美国的不公遭遇后,一股同理心、屈辱感以及“替少数族群发声”的使命感不禁油然而生。

 

由此,有了我们这期的美国街访。关于“亚裔歧视”这个困扰着诸多亚裔的议题,我们特意来到美国纽约,渴望听到更多真实的声音。

 

在这次采访中,有两位采访者令人印象深刻,一位是被外国同学“邀请”修IPhone手机的中国男孩。

 

这个男孩在向外国同学表示自己不会修手机后,外国同学却质疑“IPhone是中国生产的,你是从中国来的,为何不会修?” 临走时,还用脏话骂他。

 

还有一位是面对镜头,哀伤地说道“不是我要选择做一个亚裔,我觉得作为一个亚裔,我没有做错任何事情”的女孩,我们不知道她在美国有过什么样的遭遇,才会说出如此苦涩的话语来。

 

显然,这次采访还不足以呈现所有华裔、留学生们在美国所面临的歧视与无奈,还有更多的华裔乃至亚裔们因为自己的肤色、长相而在自己出生、长大的地方,感受着被区别对待的阵痛。

 

今年9月12日,有一个名叫Selina Cairel亚裔小姐姐 在Facebook上分享了一段视频。视频中,驾驶白色轿车的女车主用充满歧视的言论嘲笑和羞辱 Cariel 的亚裔身份。这段视频发布之后被迅速传播,转发数超过200万次。

 

事情是这样的:当天,Cairel 倒车准备离开停车场,没有注意到后方的白色车辆,在听到雷达提示后(并没有发生任何碰撞),立刻向后方车主道歉。

 

但这位白衣服的女士却一脸嘲弄,对坐在副驾驶的另一名女子说:“她是亚裔,她看不到,这就是为什么她不会开车!” 并且用的是极具贬低含义的亚洲口音。

 

Cairel 十分生气地质问她为什么要这么说,结果这名女子丝毫不为所动,继续发表着出格的言论。

 

“在你说话之前,最好先确认自己的身份是合法的,我的意思是你是非法移民过境的……而你的父母,可能为了来到这里,不得不做一些肮脏的工作。

 

Cairel 和朋友们听到这番言论后完全惊呆了:“我无法想象,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一切,真的是现实生活吗……我一生当中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对话,这是非常不尊重人且粗鲁的表达。”

 

Cairel 的遭遇不禁让小编想到,BBC此前发生的一个直播事故。

 

一位研究国际关系的教授在接受连线采访时,他家的两个宝宝突然开门闯进了房间。于是,所有观看直播的人都看到两个娃儿撒欢奔跑着进来,好在片刻之后,镜头里出现了一位“亚裔”女子,把两个孩子带走了。

 

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网友的评论和一些媒体对此事的报道,却让很多亚裔感到难过和窘迫。

 

很多Twitter用户看到这位“亚裔”女子后的第一反应是,她是教授家的保姆或者助手,并为她大呼不妙,认为她工作疏忽,没有看管好孩子,之后肯定要被“老板炒鱿鱼”。

 

甚至连BBC的新闻报道中,都将这位女性称之为“疯狂的保姆”。

 

但事实上,根据教授2012年12月份发布的这条推文可以看出,这名亚裔女子其实是他的妻子,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虽然起初将 Kelly 的妻子与保姆混淆只是一个小错误,但当所有人都默认了这种假设,这其实就出现了一种微妙的种族歧视。

 

似乎人们对亚洲女性的刻板印象就是奴役、被动、充当某种服务角色… 在注意到这个事实之后,很多人在网络上呼吁大家放下这种无知的偏见。

 

但在日常生活中,类似的这种有意识或无意识的偏见总是时有发生。

 

一位英国的华裔学生表示,当她在伦敦大学读书时,很多人都先入为主地认为她在修习医学或者经济学,而不是她实际上在学习的英国文学。

 

一位亚裔记者回忆道,当她去一家地区性报社工作时,接待员误以为她是一名清洁工,并问她:你是来清洁厨房的吗?”

 

一对英国夫妇表示,他们在刚刚开始约会时遇到了一些陌生人的歧视,只因为妻子是名亚裔女性

 

妻子Tiffany Wong说:“我们曾经遇到过有人向我们大喊大叫。有一次,我们走在街上,一个人冲着我的老公大喊——“你竟然和一个亚洲女孩一起约会,这太让人伤心了。”

 

此外,拥有日本血统的学者户田美子也有同样的困惑,许多第一次见到她的人都会问她来自哪里,尽管她从小在英国长大并有着纯正的英式发音。

 

亚裔的面孔似乎也影响了一些陌生人与她互动的方式。户田美子说:“当我与我的白人朋友聊到街头骚扰时,我感到很惊讶,因为她们和我有着截然不同的经历…… 我在想,也许这些国家对于东亚女性顺从、卑微的偏见和我所经历的骚扰和频率是相关的吧。”

 

这种隐藏的、思想上的种族歧视,给亚裔带来的往往是挥之不去的敏感与苦闷,他们当中很多人甚至会因为自己的亚裔属性而感到深入骨髓的自卑与羞耻。

 

我身边就有不少在美国留学的朋友,曾向我倾诉自己所遇到的亚裔二代、三代们有多么傲慢,包括我本人在海外留学时,当地的亚裔似乎总会刻意与我这个中国人保持距离,他们拒绝讲中文,有意强调自己身上的”American”属性。

 

最开始,我是不理解甚至觉得鄙夷的,但后来才逐渐明白,他们之所以那么努力抹去自己的亚裔痕迹,只因他们一出生就是社会的绝对少数,他们一出生面临的,就是我们外界难以想象的歧视和边缘化。

 

他们当中有人在上幼儿园时,带了妈妈亲手做的咸鱼、泡菜,一打开饭盒就被周围的小朋友说你的食物好臭;他们当中有人会被同学问为什么你的眼睛长得这么奇怪,为什么你最喜欢的食物是奶酪而不是小笼包;他们当中还有人鼓起勇气向班花/草表白后,对方却说:“Sorry I just don’t date Asians ”;他们当中更有人走在马路上时,会被人大叫“滚回你的国家”,即使美国就是他们的家,你让他们滚到哪里去?

 

这种伴随着他们一生的偏见与歧视,对他们的打击和伤害是很多人花了一辈子也无法摆脱和弥合的。

 

不久前,在网络上看到一则很揪心的视频,名字叫做《两个世界的最差结合》

 

视频中一个稚气未脱的男孩带着面具侃侃而谈,言语犀利悲愤。男孩的父亲是白人,母亲是亚洲人,他把自己父母的婚姻称之为悲剧,而自己则是这场悲剧的产物。

 

在家里,得不到父母的理解和关爱;在学校,受尽歧视嘲笑,这不仅是这位面具男孩的遭遇,也是很多亚裔曾经或者正在面临的困境。

 

2015年,华裔作家伍绮诗的小说《无声告白》,一经出版就在亚裔群体中引发了不小的震动,这本小说描述了一个跨国婚姻家庭的悲剧。

 

小说中的主人公莉迪亚,有着一半美国血统、一半中国血统,白人母亲希望莉迪亚与众不同,中国父亲则渴望莉迪亚融入白人人群、抹除种族差异,在父母大相径庭观念的“撕扯”下,莉迪亚最终选择投湖自杀。

 

这本书一度位列美国畅销书排行榜首位,我也曾有幸读过这本书,说实话,这本书对于我们这些“非亚裔”而言,谈不上完美佳作,更谈不上感同身受,但对于很多亚裔二代移民而言,这本书是极其珍贵的,他们在这本小说中找到了共鸣,在小女孩莉迪亚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最后,回归歧视话题本身。近年来,亚裔在西方国家遭受不公平待遇和辱骂的事件总是时有发生,从美联航因为超载,暴力拖拽亚裔医生下飞机;

 

从美国黑人歌手写歌鼓励抢劫只抢华裔,因为他们不喜欢把钱存在银行;

 

到12岁中国小留学生被白人老师骂“滚回你的国家”;

 

从亚裔学生去快餐店点餐,收据上写着侮辱性词语“中国佬(Chink)”;

 

到我们今天视频中讨论到的,哈佛大学使用模糊的“个人评级”拒绝亚裔美国人。

 

歧视就在我们身边,从来没有停止过。很多亚裔都有着相同的困惑,为什么仅仅因为身份和肤色,我们就要被迫处在社会的“灰色地带”,扮演着饱受欺凌的角色。

 

但幸运的是,面对西方社会对少数族裔所持有的偏见,越来越多的亚裔选择挺身而出,而不是隐忍不发。我们今天听到的各种讨论的声音,代表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对亚裔歧视问题的关注。

因为发声,才有了25年来首部好莱坞全亚裔电影《Crazy Rich Asians》的热映。

因为反抗,才有了今天哈佛大学代表作为被告出现在法庭上的一幕,也有了中国市场“教”D&G“重新做人”的“大快人心”。

面对歧视,我们需要做的其实很简单,挺直胸膛,勇敢地站出来,对所有不公平的偏见说“NO”。只有当这种力量足够强大,才能让西方社会舆论不再无视亚裔的存在,不再践踏我们的权利!

 

不够尽兴?还想了解更多?

 

美国申请利器-夏校,此时不申更待何时!

揭秘|美国高校录取的“潜规则

选校必备|美国9大区教育对比分析

孩子, 这才是我送你出国背后的真正用意

全新排名出炉!美帝5所“新贵”校上榜,快来抱大腿!

 

米高家长交流群:jingjinganquan 

邮箱投稿tougao@megoal.org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更多北美院校数据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