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来葡萄牙的时候就有朋友怂恿我,让我去学校报名拿一个A2证书出来,那时候根本不知道证书用来干嘛使得。

反正我总是被取笑傻那一个,朋友说拿A2证书的大多数是变更国籍的,然后自然又是滔滔不绝跟我解释了变更国籍以后的各种好处,譬如福利,譬如我的娃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跟我的国籍,譬如护照的含金量,譬如150几个国家的免签率,反正就是各种好处!

我说不行,我没有想变更国籍,我觉得中国籍挺好,我来去自由,总有一天还要回去呢,我可不想客死异乡!

朋友自然是很鄙视的笑话我,她说变更了国籍又不是不能回国了,大使馆针对外籍华人推出的三年多次往返签证,不要太省事哦!

那我也不要,我不想住自己的房子还要去当地派出说办个暂住证,这个我接受不了!

我当时不为所动,我说我又不打算去别的国家,而且我那么笨,那么多人没拿到证书,我肯定也拿不到,我才不去浪费时间呢!

 

· 壹 ·

朋友一直念念不忘的催促,我依旧振振有词滴拒绝,我认为作为一个中国人,无论你换了什么国籍,我的骨子里始终认定自己是中国人!

国籍就像血脉亲情一样,无论你承不承认,无论你叫杰克,安娜,还是乔治,你都骗不了你的内心。

就算我们变更了国籍,在这里我们依然是旅人,归属感是一种很奇怪的情绪,我们总是在心里提醒自己,这不是我的家,我的家在中国,总有一天我是要回去的。

而回去中国,所有的亲朋好友有可能会用一种好奇口吻问你各种在他们那里是调笑,而在那我们这里是尴尬的问。,连朋友相聚的餐桌上都变得客套而生分起来,大家都觉得你是客人,甚至有人会取笑着说你是国际友人,因为你终究是要离开的。

· 贰 ·

朋友一再催促,2014年的时候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报名了。其实学些考试A2证书有很多地方,有各种私立的外语班,里斯本大学也有这样的学习班,但是都是收费的,而且都需要很长时间。

这一次是听到消息,学习班就在我家附近的学校,而且是唯一比较正统的移民局还是社会副局旗下的学习班,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

主要是正规的学习班是免费的,不仅仅是免费的,而且上够课时福利局还有钱给我们。

老师的解释很有趣,她说我们很喜欢你们学我们的语言,银发。老太太是我的老师。

没想到重新坐进课堂,完全进入懵逼状态。本来要半年才能结束的课程,这一次是快速班,三个月就结束。

每天三个小时两节课,中间有十分钟休息,余下的时间就是在跟时间赛跑,老师把我们当神童一样,就是对着课本读一遍就算结束。

苦逼的三个月里,永远都有着做不完的家庭作业,唉,唉,往事不堪回首……

学习的时候一个印度同学家里生了娃,然后就带了吃的过来,下课间隙就趴一下,印度有一种好像是泡在酒里的食品,吃起来蛮不错的,其他的无感!

· 叁 ·

身边也经常有朋友谈论起国籍,也能理解别人的选择,并不是放起国籍就不爱国了,其实很多外籍华人也一样有一颗中国心!

有时候也算是一种无奈吧,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有变更国籍以后意气风发的,也有变更国籍以后悔不当初的,祖国日新月异的发展前景,让大多数人徘徊在取舍的边缘。

其实有很多人,三代人都生活在国外,依然是中国籍,我曾经问过一位长者,老人家不会说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他说无论我穿什么衣服,染什么头发,拿什么护照,我始终只让我自己做中国人!

所以,就算我不回去,我也必须保留我作为一个中国人的底气,那就是保留我的国籍!

印象最深刻的是回国的时候和一位带着两个孩子的年轻父亲相邻。

在飞入中国领空以后空姐开始发表格,竟然领了三张入境表。

我问他为什么要填这个,他说因为他和孩子都是德国籍,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并不轻松,反而显得很尴尬。

· 肆 ·

学习三个月结束,我们几个中国同学一起聊天,大家开始好像都是冲着国籍来的,然而学习结束,却没有人再提变更国籍这回事。

女同学和老师合影,当时临近圣诞,有很多同学已经回国过圣诞了人不齐,楼主忙着乱拍。

各种乱拍,男同学虽然不帅,但是很会臭美!

这个是乌克兰画家,组织能力不要太强,用时下流行的话应该是戏精附体,简直了!

不过很遗憾毕业聚餐她没有来,好像是哭唧唧的拿走了证书,每个人亲了一下,据说是被家暴了…….

毕业聚餐,老师说每人至少带两道能都代表自己国家特色的美食去学校。我和朋友绞尽脑汁研究了三天,最后决定宫保鸡丁和油炸芝麻球。

芝麻球买回来现成的,炸好就行。宫保鸡丁我是第一次做,各种度娘,找个无数个制作流程,最后去其糟泊积百家之精华确定了制作工艺,然后各种备料。

不过我老师品尝了一汤匙,立马就吐着舌头晃着脑袋一个劲的喊上帝,说是简直太辣了,超级无敌辣。当时就鄙视我老师了有木有,我一山东大婶做的宫保鸡丁你还嫌辣,这要是四川人做出来你是不是会直接趴下呢?

不过阿三和尼泊尔的同学很喜欢啊,最后剩了一点,阿三同学都拿咖喱角跟我换了,说这个好吃,要带回家给家人尝尝。婶我虽然不喜欢阿三的同学,但是我不能有失我们泱泱大国滴风范是不是?

于是婶豪迈的挥挥手,喜欢的就拿走,不用换什么劳什子咖喱角,话说我主要是对阿三同学做的咖喱角不放心啊,你说万一他们上厕所除了忘了洗手咋办……

婶坚决绝交交换食品,于是那些阿三和尼泊尔乌克兰的同学瞬间就排好队伍,很认真的一个个的拿着饭盒分几调羹,那会婶的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你看看,我就是那么厉害,一个初次尝试的宫保鸡丁,都还可以好吃到让老外怀疑人生!

在学校餐厅,估计大家都打算露一手吧,菜品虽然不是很美貌,不过大家谁也不是大厨,也算是超水平发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