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上任后,摒弃了以家庭为重心的移民举措而转为鼓励“优质移民”,不仅无证客受到严查,合法移民申请绿卡也变得更为艰难。

来自湾区的一对亚裔夫妇就面临这种困境。安德鲁是研究科学家和美国公民,而新闻系学生Nang是来自缅甸的留学生,两人在网上相识,成为好友,并于2016年12月结婚。

这对夫妇的律师卡帕尔纳·佩蒂霍尔塔(Kalpana V. Peddibhotla)称,结婚半年后,他们为Nang提交了文件,要通过他们的婚姻申请绿卡,但久无音讯。

Nang接受NBC采访时要求匿名,怕因为反移民情绪而受到影响,她说:“就是情绪上很紧绷,因为我们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佩蒂霍尔塔称,终于,在申请绿卡一年零三个月后,安德鲁和Nang8月15日在旧金山进行了绿卡面试。

有13年移民法经验的律师称,这对夫妇等待的时间比平时要长,一般婚姻绿卡面试会在半年后进行,最晚也会在一年内完成。

 

全国绿卡审批延迟

 

安德鲁和Nang并不是唯一遇到延误的人。全国移民律师都报告了类似的延迟,不仅仅针对基于婚姻的绿卡。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主席阿纳斯塔西娅·托内洛表示,她认为川普政府的政策变化是导致移民官员工作耽搁的部分原因。

这些影响包括基于劳工证的绿卡申请或变更身份的申请。

托内洛解释称,工作人员并未增加,但以前只是基于家庭的绿卡申请人需要接受面试,但如今,他们需要采访所有基于就业的绿卡申请人,换言之,所有申请绿卡的人都要受到严查。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发言人迈克尔·巴斯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该机构近年来收到的“家庭绿卡申请激增”。

在2017财年收到了近36万6000份基于家庭的绿卡申请,比2012财年增加了近34%,他说这大大超出了机构的预测。

据统计,审查员人数从2012年到2017年增长了38%。

“看到他,我感到安全

Nang和安德鲁分享了自己的情感经历,Nang于2013年底以学生签证来到美国学习媒体和通讯专业。她毕业于加州库比蒂诺的德安扎学院,获得了新闻学副学士学位,后来转到圣何塞州立大学完成了四年制学位。

2015年7月,她在网上结识了现年34岁的安德鲁,这对夫妇在开始约会之前已经以朋友身份相处了大约一年。“我遇见他的那一刻,我感到安全。”Nang回忆道。

两人于2016年12月结婚,小型结婚仪式在安德鲁的家乡伊利诺伊州举行。律师称,次年的5月30日,他们提交了I-130和I-485,这是获得绿卡的第一步。

Nang说,他们开始收集证据证明他们的婚姻合法,如照片和共同居住的文件。她还申请了临时工作许可和“回乡纸”。佩蒂霍尔塔说,Nang去年9月获得了这些临时福利。

但Nang回缅甸办婚礼的心愿始终没有得到满足,她自结婚后从未回到过家乡缅甸。佩蒂霍尔塔说:“由于许多修改移民法的建议公告,对许多移民产生了寒蝉效应,包括Nang和她的美国公民申请,不知道法律是否在改变。”

虽然律师称法律“并没有发生变化。”但她表示,不确定性使得移民不愿意“采取任何可能阻碍获得身份的行动”。他们不敢在美国境外旅行,因为他们担心他们可能不被允许回来。

最终面试

8月15日,安德鲁和Nang在旧金山USCIS办公室进行面试,大约持续了大约45分钟。绿卡申请的当前处理时间约为10至17个月,他们花费了15个月。

安德鲁称,面试官非常专业和友好,他觉得一切顺利。

佩蒂霍尔塔上周一表示,政府于8月20日向Nang授予合法的永久居民身份,并表示她已收到绿卡。

但Nang表示,作为一名新闻专业的学生,她想要分享她和安德鲁经历的漫长等待。

“如果我们这么简单的申请都迟迟批不下来,”她的丈夫补充说,“那些情况略微复杂的申请人更会处于停滞状态,感觉他们是在碰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