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急于入籍行使投票权 

变换身份遭拖延被批“压制选民” 

目前有超过70万移民正等待申请成为美国公民,这一过程通常只需要大约6个月但在总统特朗普严苛的移民政策下,一些地区处理时间已延长到2年多。

 

据美联社报道,漫长的等待时间促使一些移民倡导者质疑这些延误是否旨在阻止反特朗普选民在中期选举中投票。南加州大学移民融合研究中心主任帕斯特(Manuel Pastor)说:“人们有动力参与,他们因为不能参加令他们激动的选举而感到沮丧。”

 

在特朗普将移民问题作为总统竞选活动期间的核心议题时,申请成为美国公民的移民人数在2016年激增,比前一年同期增长27%,起初,联邦政府还能应对不断增长的积案,但之后申请批准时间却在不断延长。积案在美国移民系统中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申请庇护或被驱逐往往需要数年时间。但入籍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延误,入籍后成为美国公民便可获得美国护照以及投票权。

 

 

现在,处理申请的平均等待时间超过10个月。据官方估计,在亚特兰大中心需要等待22个月,德克萨斯州部分地区等待长达26个月。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表示,等待入籍的时间增加是因为申请数量激增,并非处理速度变慢。该机构在2017年处理了85万起案件,比一年前增加了8%。 USCIS发言人迈克尔·巴尔斯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尽管申请数量出现“创纪录且前所未有”的飙升,但该机构运作的效率更高、效果也更好,“表现出众”。

 

移民必须持有绿卡至少3年才能申请成为美国公民,还须表现出良好的道德品质并通过英语和公民考试。公民申请通常会在申请费用上涨之前以及总统选举年飙升,出现后者的原因是随着倡导团体进行的广泛宣传,移民对能够参与投票的前景感到兴奋。

 

32岁的罗伯斯(Enrique Robles)表示,他在美国度过了大部分时光,一有资格他便提交了入籍申请。但是迟迟没有得到答复,这让来自墨西哥的他有些担忧。罗伯斯称,一年多后他才接到面试通知,一名移民官员质疑他是否应当首先申请获得一张绿卡,在罗伯斯解释称他的父亲是他的合法担保人后才解除了担忧。

 

“这届政府让人们感觉他们是在寻找机会将人们赶出去。”罗伯斯评论称,他在刚刚过去的9月份宣誓入籍。

 

支持移民的两党组织新美国经济(New American Economy)的执行主任杰里米·罗宾斯说:“延迟入籍是为阻止某些人投票付出的巨大代价,但同时“在激励他人(投票)方面产生了巨大影响。”

 

他认为,那些拥有大量外国出生居民的选情最激烈的选区,也是入籍申请等待时间最长的地方,包括加州奥兰治县,以及德州和新泽西州的部分地区。

 

在洛杉矶最近举行的入籍仪式上,一些新公民称等待过程很漫长,另一些人则说几个月飞逝而过。对许多人来说,成为公民最关键的是能够携带美国护照旅行并且能够投票。来自斯里兰卡的38岁的贾巴(Sameeha Alkamalee Jabbar)表示,等待了超过10个月,她也曾担忧过移民积案。她还表示想在下个月投票,因为“每次投票都很重要”,尤其是她的丈夫正在寻求连任橙县的学校董事会席位。

 

婚姻绿卡办理时间越来越长

 

一对旧金山湾区的夫妇——研究科学家和美国公民安德鲁(Andrew)和来自缅甸的新闻系学生南安(Nang)——在网上相识,继而成为好朋友,最终于2016年12月结婚。

 

据NBC新闻报道,这对夫妇的律师卡尔帕纳·佩迪霍特拉(Kalpana V. Peddibhotla)说,大约半年后,他们为了现年30岁的南宁提交了书面申请,为其申请婚姻绿卡。

 

然后他们就开始了等待。

USCIS。(图源:路透社)

 

“这只是情绪上的紧张,就好像我们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南安说。她和丈夫一起接受NBC新闻采访时表示,由于担心反移民的情绪,他们只公开了名而没有公开姓。

 

将近1年零3个月后,安德鲁和南安终于于8月15日在旧金山迎来了绿卡面试。

 

律师佩迪霍特拉在律师业已近20年,从事移民法律工作13年。

 

她说:“这些案件通常在六个月前后进行多次面试,但肯定是在一年之前。”

 

全国范围的延迟

 

安德鲁和南安并不是唯一经历延误的人。美国的其他移民律师也报告说,在办理签证的时间上也存在类似的拖延,而且不只是基于婚姻的绿卡。

 

美国移民律师协会(American Immigration Lawyers Association)主席安娜斯塔西亚·托内罗(Anastasia Tonello)表示,她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变化在一定程度上是造成拖延的原因,因为它为移民官员创造了更多的工作。

 

这些变化之一是,正在申请永久居留或调整身份的以就业为基础的申请人将逐步接受面试。

 

托内罗在一次采访中说:“这些地方办事处的官员人数是一样的,但现在他们不再面试那些以家庭为基础的申请人,而是要面试所有以工作为基础的人。包括配偶和家庭。所以有数十万人通过移民局,这需要时间。”

 

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USCIS)发言人迈克尔·巴尔茨(Michael Bars)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该局近年来收到了大量基于家庭的绿卡申请”

 

巴尔茨表示,USCIS在2017财年收到了近36.6万份家庭绿卡申请,比2012财年增加了近34%。这大大超出了机构的预测。与此同时,根据美国移民局的数据,从2012年到2017年,审理案件的移民官的数量增长了38%。

 

美国移民局网站公布的数据证实,近年来一些申请的全国处理时间确实有所增加。

 

对于安德鲁和南安来说,这是真的:I-130,用于申请直系亲属;以及I-485,用于登记永久居住或调整状态。

 

数据显示,从2014财年到2016财年,处理I-130的时间实际上从6.8个月降到了6个月。但该数据在2017财年上升至7.7个月,在2018财年上升至9.6个月,该数据持续到6月30日。

 

与此同时,家庭绿卡申请(I-485)的全国范围处理时间自2014财年以来几乎翻了一番,从2018年的5.7个月增加到10.9个月。

 

“我一见到他,就觉得很安全”

 

南安于2013年底持学生签证来到美国学习媒体和通信。她说,她从加州库比蒂诺的德安扎学院(De Anza College)获得新闻专业的副学士学位,后来转到圣荷西州立大学(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攻读了四年学位。

 

2015年7月,南安在网上认识了现年34岁的安德鲁。在开始约会之前,这对夫妇做了大约一年的朋友。

 

“见到他的那一刻,我觉得很安全。”南安回忆道。

 

两人于2016年12月在伊利诺斯州举行了一场小型婚礼。佩迪霍特拉说,在第二年的5月30日,他们提交了I-130和I-485,这是获得绿卡的第一步。

 

南安说他们开始收集证据,比如照片和证明他们住在一起的文件,以证明他们的婚姻是合法的。

她还申请了临时工作许可和返美证,允许移民在绿卡申请悬而未决时合法离开美国。南安在9月获得了这些中期福利。

 

但即便有了这些证件,南安也没有回到她的祖国缅甸,她和安德鲁原来想在那里举行婚礼。

 

佩迪霍特拉说:“有这么多关于修改移民法的提议,这对很多移民造成了寒蝉效应,包括南安和安德鲁,因为他们不知道移民法是否会改变。”

 

可以肯定的是,佩迪霍特拉说法律“基本上没有改变”。但她说,这种不确定性让移民不愿意“采取任何可能会打乱计划的行动”,比如出国旅行,因为担心他们可能不被允许入境。

 

面试

 

8月15日,安德鲁和南安在旧金山的USCIS办公室接受了面试,目前申请绿卡的时间是10到17个月。他们花了大约15个月的时间。

 

面试持续了大约45分钟。“面试准时开始,面试官很专业也很友好,我认为一切都很顺利,”安德鲁说。

 

佩迪霍特拉周一表示,政府于8月20日向南安授予了合法永久居民身份,并表示她已经获得了绿卡。

 

但南安表示,作为一名新闻专业的学生,她想要讲述她和安德鲁经历的漫长等待。